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政府90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我的感觉是,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

口罩分为不同的防护标准和等级,也有日用防护和专业医用之分。当前,各国急需防疫物资,我们善意提醒使用方在购买和使用之前仔细核对产品用途和使用说明,以及是否符合采购方的使用标准,避免急中出错,误将非医用口罩配用于医用。个别媒体在未弄清事实之前, 炒作所谓的中国产品质量问题,是不负责任、我希望他们不是别有用心的,因为这样做不利于国际抗疫合作。

但国外类似症状的病人很多。那个医生的意思是,假如你在国外发烧、咳嗽,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你就已经确诊了。他们把失去嗅觉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它的特异性很强。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但是出现了这个症状很可能就是得新冠肺炎了。这让我们很吃惊。

▲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新京报:病毒的这种变化,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

新京报: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

(编者注: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月27日,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认为只有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的人、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的人、正在照顾疑似/确诊病人的人,以及医院的医护工作者才需要戴口罩。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月29日,法国卫生部长表示,如果没有医生开具的处方,没有人需要戴口罩。

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ICU)主任,2019年12月底至今,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今年2月初起,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提供建议。

一名管理着两个约7万名医护人员的Facebook群组医生告诉记者,她从医生那里听到了更多信息,医院警告医护人员,在处理大量的确诊病例时,不要让公众注意到他们遇到的问题。